来自 科技 2018-01-28 21:22 的文章

乡村振兴:激活三农发展新动能

  2018年被视为乡村振兴元年。今年的省两会上,代表委员们开展了关于乡村振兴的头脑风暴。

  他们的共识是,要实现乡村振兴的美好愿景,重在激活三农发展新动能,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,重塑城乡关系,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,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。

走好特色路,唱好融合戏

  两会期间,省人大代表,漳浦县委副书记、县长黄庆华分享了田园综合体创建经验。他说,建设中的漳浦(石榴)田园综合体,承载着这个农业大县关于乡村振兴的理念与构想。

  “传统的农业开发模式,已无法满足农业供给侧改革新形势下产业升级、三产融合发展等要求。”黄庆华说,作为省级试点,漳浦(石榴)田园综合体将通过强化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支撑、公共服务等,聚合循环农业、创业农业、农事体验等多元业态,构建农业农村发展新模式。今年,该项目计划投资额超过5亿元。

  “我省农业发展主要呈现结构性矛盾,亟待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,重塑农业产业体系。”省政协委员、武夷星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方表示,特色农业是福建优势所在,农业供给侧改革首先要走好特色路,推动优势特色农业走向规模化、集约化与品牌化,“要利用武夷岩茶这一区域公共品牌,推动茶产业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发展,同时打好‘数字+’‘标准化+’组合拳,提升茶产业整体结构和品质”。

  走好特色路,还要唱好融合戏。

  省人大代表、南靖县金观音合作社理事长赖玉春所在的南靖县南坑镇葛竹村,临近九龙江支流西溪的源头,坐拥万亩茶山,生态禀赋优越。“由于地处偏远山区,我们有限的知名度阻碍着茶叶销售走得更远。”2016年,赖玉春发起举办枳实花节,并借助互联网渠道进行推介,让当地万亩生态茶园、枳实花海风光、古民居资源进入公众视线,民宿、农家乐、茶园观光、茶事体验、文创伴手礼等新型业态也得以导入。去年的枳实花节,村里单日客流量近万人。

  观点的碰撞,同样发生在两会会场之外。福州大学区域与城乡规划研究中心主任税伟认为,农业现代化应有多元主体参与。“目前,福建农民专业合作社达1.9万多个,但规范社不到10%,参社农户比例仅5.9%,小而散的农户家庭经营仍是我省农业的主要经营形态。”税伟表示,当下应推动家庭经营、集体经营、合作经营、企业经营等共同发展的农业经营方式创新,依据各地实际情况推行“公司+基地+农户”“专业市场+农业”“中介组织或协会+农户”等生产经营模式。

  在互联网时代,振兴农业产业离不开大数据支撑。省政协委员、福建飞思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丽建议,制定政府引导、市场化运作的有效机制,充分调动涉农IT企业参与“数字农业”的积极性,充分发挥跨界产业资金参与“数字农业”建设的资本推动作用。

聚合多元人才,合力再造乡土

  省人大代表、南平市直机关党工委组织部部长周远韬的另一个身份,是建瓯市小松镇湖头村党总支第一书记。驻村近3年,他见证并参与了湖头村的发展蜕变。

  “湖头村地处闽北山区,本是一个传统农业村落。近年来,我们依托乡村良好的生态环境,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和乡村旅游业,村民人均年收入已超过1.5万元。”周远韬认为,福建广泛实践的科技特派员和下派村支书制度,正在为广大乡村发展注入强劲活力。他建议,进一步组织好工作队,提高其覆盖面与帮扶深度。

  除了驻村干部与科技特派员,代表委员们还呼唤更加多元的人才投身乡村建设与发展。

  省人大代表、福鼎市硖门畲族乡柏洋村非公企业联合党支部书记钟爱雪,深知人才对于农业农村发展的重要性。“近十年来,诸多茶企最大的压力就是茶叶人才的缺乏。以福鼎为例,当地白茶企业除了每年向浙江大学、福建农林大学等院校引进少量专业人才外,只能向其他高校引进非茶叶专业的人才,专业人才不足制约了福鼎白茶的发展步伐。”因此,她建议,开展产学研深度合作,开办福鼎白茶学院,深入进行白茶科研,挖掘与弘扬茶文化,为白茶产业培养专业人才。

  如何更好地引进乡村振兴人才?赖玉春分享了南靖的“乡梦”计划。她介绍说,南靖县启动以“筑梦天下·圆梦土楼”为主题的全球招商计划。该计划以“乡梦”之名,呼唤返乡青年来到土楼故里,参与再造乡土。“然而,乡村创业投资大、回报周期长、风险高,这让许多有心返乡创业的年轻人望而却步。”赖玉春说。